王宏坤“四二六”脱我有我态度险记

来源:未知  日期:2020-01-09 13:05

  老乡们的热情搞得父亲他们很过意不去,一再劝说:“别搞这么多吃的了,喝点热粥,弄点简单的,吃饱肚子就行了,给你们添的麻烦太大了,不能这样。”

  但乡亲们就是不听,说你们来一次不容易,我们见到八路军就亲。还一再安慰父亲他们道:“到了这里你们就到了家,放心休息好了,村里有别人来了,也不要紧,我们可以安全转移。”

  父亲他们安顿下来,马上派了两人到前方,去寻找杨树根的未婚妻张凤琴。不久就传来好消息,张凤琴被找到了,已约好在镇南面等待会合,等得知她安全了,大家就放下心来,张凤琴躲到苇塘里之所以能脱险成功。也得益于父亲他们在前面跑把鬼子都吸引过去了,忽略了苇塘,而顾不得去搜索她。

  一会儿,19团那个警卫排也来了,他们是从南面绕过来的,到下午父亲他们快出发时,19团那个连也赶来了,他们整齐的队伍,牵着马,驮着战利品,全连情绪饱满,满面春风雄赳赳的。

  父亲见他们胜利归来非常高兴,和他们热情握手表示慰问和欢迎。父亲问了他们战斗的情况,关切地询问有无损伤,战士们高兴地回答:“报告首长,我们无一伤亡,这次完全是赚钱的生意。”听了他们的回答父亲很满意,认为这个连队很不一般,打游击很拿手。

  下午4时父亲他们和武邑县大队、乡亲们告别,带着警卫排继续向北行动,在前马镇与张凤琴会合,张凤琴见到了她未婚夫杨树根和大家伙,激动地流下了眼泪。

  虽然大家分别才十几个小时,但在这场生死浩劫中,觉得经历了好长时间,虽然惊险,但老天爷很眷顾他们,在敌人密集枪弹的追杀中居然没有一人受伤失踪,全部又回到了一起,真是奇迹,大家高兴得跳着唱着。

  这次遇险给当事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,几十年后,在20世纪90年代,当有人采访杨树根、张凤琴夫妻时,他俩还激动地说起,当时要不是父亲在遇险时沉着冷静地应对,指挥大家,还不知道什么下场。

  多亏了父亲的机智和勇敢才使张凤琴躲过了一劫,为此他们十分感谢父亲,而且念念不忘父亲这个救命恩人。

  父亲他们与张凤琴会合后继续北进,从龙华以东,靠秦旺处越过铁路,于次日凌晨一时左右,到了苗村附近的一个村庄。这里是五分区的辖区,当日他们便在这里宿营。

  27日下午4时,父亲他们从宿营地出发,同时让19团负责护送部队返回六分区。我有我态度

  他们一行上路后,为了要避开鬼子的据点和炮楼,只能弯弯绕绕地向前行,就是这样还是防不胜防,不时地遭到炮楼上敌人的射击,好歹还没出什么大事故。只有一次他们在经过鬼子炮楼附近时,张凤琴又遇了一次险,她的坐骑因日军的枪声而受惊,一下把她掀了下来,但她的脚还被套在马镫上,给拖出去好几米远,幸亏被众人挽住缰绳,把马拦下才未受伤,虚惊了一场。

  经过了这一番生死风险与波折后,父亲他们终于在当夜9时,来到了静县西北的一个村庄,这里是五分区司令部临时驻地,他们终于胜利到达了目的地。

  这就是父亲在抗日战争中一段神奇的经历,本来是遇险被敌人追杀,危在旦夕,结果不但成功脱险,人员和部队却奇迹般地无大损伤,居然还有不小的缴获,消灭了追兵的指挥所,敌人不但啥也没捞着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